摩登天空推亲子厂牌首场音乐节已盈利能否撬动

更新时间:2019-07-10

  抓码王摇滚青年是不会老的,永远在舞台上蹦跶,但现实里,当他们为人父母,还会让孩子Keep Rock吗?

  在综艺节目《乐队的夏天》里,反光镜乐队主唱已是两个孩子的父亲,新裤子乐队的键盘手庞宽有了两个孩子,主唱彭磊也有一个孩子。摇滚客有了新的身份:滚爸、滚妈。

  音乐人应该有新的表达。2019年1月15日,音乐公司摩登天空决定开辟新市场,成立亲子厂牌“Modern Sky Kids”。这是块看上去很美的蛋糕,万亿级别的市场正在兴起,但项目和产品品质参差不齐。这是创新者乐于寻找的土壤,有机遇,也有挑战。

  4个月后的六一儿童节,该厂牌在阿那亚办了第一场亲子音乐节——小草莓亲子音乐节。据摩登天空副总裁乌莉雅素介绍,第一届小草莓音乐节已经实现盈利,未来将成为摩登天空的重要营收板块之一。

  这个夏天,一档综艺节目将乐队拉到前台,直面市场的争议、评价。近十年来,音乐节渐成风潮,也被质疑过度商业化、流量泛滥。行业需要新声音和新能量,不管主动还是被动,从业者们被裹挟进了一场能量的升迁中。现在,音乐不仅要for youth,还要for kids。

  在乌莉看来,创立亲子厂牌是一件顺其自然的事情,市场的需求就摆在眼前,不仅是父母、孩子需要新内容来消遣,音乐人也需要新机会创造新音乐。

  为人父母后,音乐人一时不能适应新身份,迷茫、困惑,难以享受当下的改变。音乐创作源自生活,但是当音乐人家庭结构、生活状态发生改变后,他们却没有机会表达当下的生活。很多音乐人因为乐队风格固定,所以要延续一样的风格、一样的歌,来满足市场和自己的需要,音乐人的生活和创作脱节了。

  这也成了摩登做kids厂牌的目标之一:打开一个市场,既能让合作的音乐人找到新场景表达自己,也能为父母、孩子提供一种消费快乐的选择。

  在Modern Sky Kids发了三首歌曲后,摩登天空决定办一场亲子音乐节。今天,中国市场已经涌现出上百个音乐节,其中以草莓、迷笛、天漠三个品牌的发展最为成熟。10年前,摩登天空推出了“草莓音乐节”,时候至今已开到全国20多个城市。

  与”大草莓“不同的是,乌莉认为,相比消费音乐,消费快乐更容易。所以,小草莓并不是提供音乐这么简单。

  与其说这是音乐节,不如说这更像是音乐向的亲子夏令营。除了常规的舞台,现场还设有20多个互动工坊、小迷宫、沙滩挖宝、小运动场、亲子瑜伽、泡泡水等娱乐设施,可以让小孩子玩一整天。

  乌莉表示,小草莓希望提供另一种陪伴式教育,冲破中国家庭式的分工:妈妈陪孩子,爸爸当司机。“在共享快乐的基础上,建立陪伴,这样陪伴才有意义,而不是说大家分工。”

  音乐是最好的沟通媒介。在音乐节现场,孩子能在”大师工坊“学习踢踏舞、简单的词曲创作;Boxi&阿德为孩子分享了70多种乐器和几百本海外绘本;还有School of Noise带来的声音实验室,让小朋友体验各种奇特的发声装置。

  2006年,台湾音乐制作人张培仁在创办简单生活节时,将生活方式引入音乐节的概念中。他曾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音乐是一种life style,是整个社会的生活方式,只不过,过去大家看到了形,学不到生活的本质,“因为生活的本质不是能够用模仿的,它是自己活过来的东西“。

  随着市场成熟、消费力提升,音乐节成了青年人节假日消遣的常规选择之一。那么,父母会将一场两人500元左右的音乐节纳入日常消费中吗?

  确定内容思路后,首先要解决的是商务。与摩登天空商务开完会后,她得到一个数字——5%,这是摩登此前合作的客户和小草莓的重合度。商务联系了两三家品牌后,无一成功,品牌商直言不感兴趣,或是难以在短时间内确定赞助。

  那段时间里,乌莉和厂牌主理人之一的春晓天天拿着PPT谈客户,在亲子母婴领域里找资源。面对一个新生事物,市场显然还没有做好准备。小草莓难就难在没有任何可参照的目标和标准,即使在国外也没有成熟、成规模的项目,供品牌商对标。

  对于品牌商尤其对母婴亲子品牌而言,音乐节是否是一个合适的投放场景?为了控制人数、保证安全,小草莓开放出售4800张门票,这能带动流量吗?一个多月里,乌莉在摩登天空和各个品牌商之间奔波,谈了近十个品牌,才最终确定冠名和赞助。

  如何盘一场亲子音乐节的阵容,也是大问题。一直以来,乌莉负责大草莓音乐节的阵容邀请。她意识到,这无法像大草莓一样将明星阵容全部抛出去。

  一般的音乐节上,大众乐迷往往被人气歌手、明星乐队阵容所吸引。2007年,摩登天空在北京海淀公园的大草坪上举办了第一届“摩登天空音乐节”,当时正当红的美国摇滚乐队Yeah Yeah Yeahs 被邀请为音乐节压轴。这些年里,苏打绿、周杰伦、蔡依林等流行歌手也被邀请上音乐节的舞台。

  当音乐节向拼盘演出靠拢,流量艺人开始成为宣传的重点。但这个逻辑在小草莓上无法运行。

  “如果我请了周杰伦,妈妈会为了孩子买周杰伦的票吗?”乌莉认为,适合亲子音乐节的乐手、音乐比流量重要,小草莓以内容为主导,而不是流量为主导。再说,时间紧、预算有限,请大流量艺人必然就亏了。

  没有常规音乐节上的大牌和吸睛艺人,习惯了大草莓阵容的成人乐迷只是看热闹,票房上没有动静。直到第二波宣传,情况才有了好转。音乐节乐迷和亲子市场重合度有限,对音乐节正迷恋的小青年还正年轻,亲子市场对音乐节又缺少认知。这是小草莓撬动亲子市场的难处。

  乌莉没有期望将小草莓一下子打造成大众化的产品,先将对草莓音乐节有认知的爸爸妈妈们转化过来。“小草莓聚合的人一定是慢慢的,就像大草莓一样,大草莓从非常年轻的高中生、大学生,到现在已经形成了大众品牌的认知。”

  草莓音乐节经历了10年,商业变现道路上也遇过磨难,曾被质疑过度商业化。演出场中随处可见的商业品牌广告,logo被摆上舞台,VCR在演出前循环播放,更有与音乐无直接关系的广告和赞助,像陌陌、高德地图、戴尔、京东。

  或许,小草莓不需要10年,经过驯化的市场会迅速接纳这种新形式。目前,第一届小草莓亲子音乐节已经实现盈利,未来又将纳入摩登天空的盈利板块中。2014年摩登天空的营收将近2亿。2015年,摩登天空获得复娱文化30亿元投资。沈黎晖还时髦地将摩登天空称为“互联网公司”。不仅是音乐节、艺人经纪等厂牌常规业务,直播、电影也出现在沈的口中。

  乌莉并未透露小草莓音乐节的未来规划。小草莓是一次试水,《乐队的夏天》也是一次试水,它们共同将乐队、音乐的能量从地下带到地上,向一个更大的市场释放开来。

  张培仁将简单生活节从台湾带到上海,也经历这样的过程。2008年以前,陈绮贞、卢广仲、白安、苏打绿、韦礼安、徐佳莹这些创作歌手被贴上了“小众”标签,他们只能在女巫店里唱歌,但是之后,陈绮贞在大陆开个唱,徐佳莹上了《我是歌手》的舞台。张培仁说,“文化是无数小众组成的分众,分众越鲜明,市场就越稳固,流动性就越清楚“。

  《乐队的夏天》之后,皇后皮箱、click#15的 live house 演出门票售罄。市场已经被撬开了一角,小草莓是否能长成大草莓,只有一场一场音乐节看到家门口,票房才是检验的唯一真理。

  标签:音乐节 草莓 亲子 音乐 天空 市场 音乐人 乌莉 厂牌 乐队 流量 摩登 阵容 艺人 周杰伦 母婴 舞台 乐队的夏天 我是歌手 首场

  月球上的生存环境究竟有多恶劣?中国月球探测工程首席科学家欧阳自远为你讲述